评论:房价高在哪里 房地产商赚去暴利?


 发布时间:2020-12-03 09:17:42

采访中,许多业内人士就建议,合理调整土地价格上涨预期,压缩上涨预期带来的暴利空间同样应该成为政府治理房地产暴利的政策方向。高喜善表示,通过“招拍挂”出让的土地,往往是依据当时的房价而定,也会部分考虑到未来房价的预期,虽然就当时的房价来看,土地价格已经将房地产开发的利润进行了限制,

所以,在运用限制房地产融资、反暴利等手段调控房地产市场时,不宜对其订立过高的期望目标值,能够将房地产泡沫抑制在一定程度之内,熬到全球货币政策变调,那就是成功。具体到反暴利工具本身而言,要应用反暴利法规抑制房地产泡沫,也需要解决一系列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法规不完善问题。现行《规定》区区十八条,实在难以有效约束复杂的房地产市场。尽管各地方已经相继就商品市场反暴利制定了一些实施细则,但这些条文有着明显的局限性和地方色彩,各个地方法规在对暴利行为的认定标准、表现分类、责任构成、处罚上难以达成统一,难以适应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不能满足公众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合法权利的愿望,更难以直接扩大用到房地产市场。

房地产商底气十足:一句话,房子在我手里,你爱买不买,你不买就看着我涨价,等着买的人还多着呢!在这场不对称的较量之下,购房者哪里能推卸下税收负担,岂非唯有“闭上眼睛默默承受”?房地产业存在暴利,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然而,这种暴利之所以存在,主要在于房地产市场管理体制不完善,以及房地产链条中腐败横行,早已形成了官商勾结的暴利运转体系。举个最简单例子,由于闲置土地回收制度执行不力,房地产商仅仅依靠囤积一片土地,就可以转手攫取惊人的暴利,也让其在权力部门中的“朋友”赚个坛满钵满,就已最为清楚地道明了问题的根源。我们几乎可以断言,一旦对房地产开征“暴利税”,就像一把假的“芭蕉扇”,其作用必将是继续为房价上蹿煽风点火,进一步加剧民众买不起房的处境。当前,房地产市场的主要矛盾在于是否买得起房,而并非房地产商是否攫取暴利本身,二者之间既有关联又相互独立,政策分析上绝不可混为一谈。所以,还是割掉“暴利税”这个荒唐念头吧,先找出真正把房价降低的办法。(浙江 宣华华)。

不过这个政策或许还需要一个更完整的表达:对于买第一套房自住的居民,降低住房交易税费。那么在时机选择方面,现在是否合适呢?据今天的《人民日报》报道,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多数楼盘的折扣都有着苛刻的条件,比如一次付清全款;而所谓的特价房,往往楼层、朝向较差。对此,很多专家也表示,北京、上海目前仅仅出现了成交低迷,总体房价依然在高位运行,降价的只是个别楼盘,而且降幅不大。由此可以看出,房地产市场的“朱坚强”们大多数仍未展开 “自救”,仍然幻想着保持“暴利模式”。同样是《人民日报》的报道:对大多数开发商而言,目前的成交量根本不足以让他们度过这个冬天。随着年底回笼资金的压力进一步加大,除了普遍的、直接的降价,别无选择。那么,全国性的救市政策能不能等过了年底再说,先让“朱坚强”们采取一些自救措施?(王青)。

经适房变成“暴利房”,这确实令人想不通。作为购房者,有理由知道这高价是从何而来,是怎么“炼”成的?地方政府也有责任和义务进行解释。虽然经适房属于政策性保障房之一,但归根结底依然有“市场交易”的行为在内,只不过相比于商品房,其利润稍低而已。如果经适房太过暴利,那么就是打着“经济房”的名号的一种欺骗行为,这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不是民生慰藉,而是伤害。《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得很明确,那就是政府有主动公开的义务。经适房的成本不是什么国家秘密,按照常情常理都应当公开。在主动公开不足的情况下,依照申请人的申请,政府相关部门也应及时公开,这既是一种法定职责,也是民众享有的基本权利。令人不解的是,相关部门却以“潜规则”为由拒绝公开,这无疑是一种权利漠视。问题在于,你要么经适,要么暴利,总得弄得个明明白白,这藏着掖着算怎么一回事?赚了人家的钱还不让人家知道原因,这也未免太过荒唐和霸道。经适房应是“民心工程”“德政工程”,可别搞成“伤心房”。(堂吉伟德)。

我却认为,应该表扬这位直抒胸臆的国有房企老大一次才对。因为,正从事房地产主业的孟晓苏这番“穿帮”式告白,在毫不避讳地暴露其“誓死捍卫暴利”决心的同时,更确切也更生动地彰显出近几年国家出台的“国八条”“国九条”以及相关房地产的税费与金融细则的权威性和有效性。一些房老板不得不慌神了,连一向谨慎如孟晓苏,都开始口无遮拦了。当前房价虚高,使中低收入者的购房路上覆满积雪。但房产巨鳄们在一味逐利之际,却毫无民生痛觉与时代责任意识,甚至还抱团扭曲房控国策。

房地产商囤积土地的行为已经伤害了民众的利益,有关部门必须依照法律规定查一查长期闲置、“有待盘活”的土地,对逾期不开发的加收闲置费或抓紧收回。通过加快构建分级用地制度,促进土地用途由过多的商业性转向公益性、由过多建设别墅和高档房转向普通商品房,并积极推进经济适用房建设,以满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需要。如果少数地方政府的执政理念为利益集团所左右,百姓无法再认可其公信力与执行力,那恐怕真得靠国土资源部的卫星监测来解决问题了。(顾一冰)。

客观地讲,开发商建房与公民合作建房,并不完全是一回事。开发商建房在居住环境、建筑设计方面或许要比合作建房更好一些。由于管理模式上存在差异,相关建筑安装成本也会有些许不同。但是地价、税费成本应该差别不大。在这样的现实语境下,合作建房成本仅为商品房价一半,颇有点耐人寻味。从这个角度看,开发商把高房价的责任一股脑推给政府助推地价、税费,标榜自己利润不高,并不具有说服力。吃合作建房螃蟹的成功案例让房价暴利现出了原形。许多人对合作建房也是跃跃欲试。但是在市场经济时代,合作建房毕竟成不了住房消费的主流,大多数人仍会选择购买商品房。表面上看,合作建房并不会对商品房销售造成冲击,但是一再被证明的房价暴利事实,却会冲击人们对房产市场的消费信心。对此,一方面,地方政府应该体现责任担当,打破房地产财政思维,降低地价与税费让利于民,为房价理性回归、促进楼市回暖提供市场原动力;另一方面,开发商应改变房产暴利思维,降价自救。摘编自《扬子晚报》4月14日文/叶祝颐。

不过即便要救,救的方法和时机选择也是个技术含量很高的活儿。从方法上讲,“买房者获得政府补贴”或许是最差劲的。一方面,把所有纳税人的钱补给买房的人有失公平,另一方面,这有可能造成更大的观望心态——再等等,说不定回头补得更多……而 “放宽第二套房的贷款政策”或许是最危险的。严控二套房贷款原是为了防范次贷风险,一旦放松,会不会反而为金融危机埋下隐患?相对而言,降低住房交易税费或许是最好的办法,这就好比在股市低迷期降低印花税一样,是正常的调控手段。

陆埠镇 布鲁森 盘香

上一篇: 为什么实行不动产投资证券化

下一篇: 房产信息网显示红色已登记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楼市网 版权所有 0.73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