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价明年下降?值得期待不值得振奋


 发布时间:2020-12-01 00:35:43

盖一座30层的楼,从拿地到最后结案,一般要跨越4个财务年度,每年的利润率也就在5%到8%之间。这与他先前坚持的观点如出一辙。房地产到底有没有暴利?这难道真是不解之谜吗?如果没有暴利,为何偏偏八成以上的网民认为房地产业是暴利行业?如果无暴利,为何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王石博客)称“万

朱中一演讲时提到,我国的房地产业经过了十几年快速发展后,高增长、高利润的时代已经过去,今后将进入按需求开发的时代。五矿地产总经理何剑波表示,行业的转变致使暴利早已不存在,五矿地产这么多年,特别好的项目有过40%的毛利,但这几年下来,基本上毛利也就是20%多、30%多。对很多行业来说,在它快速成长期,供不应求的时候,利润率都是比较高的,但是进入一个平稳发展阶段,利润肯定很快就下来。企业在经营的过程中肯定也是有赚有赔的,综合下来不见得是暴利,不能因为某一个阶段或者某一个项目利润高称之为暴利,就把整个行业抹黑了。

这样的产业,资产扩张如此迅猛,排除暴利,不可能再找到其他原因。那么,为什么开发商用净资产收益率来刺激公众的眼球,从而否认暴利呢?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公众不太能发现中国开发商暴利的本质特征,即金融杠杆和土地垄断的结合。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土地管理体制造成的。在一些地方,招多少、拍多少,是由地方政府说了算,不是随市场需求来交易的,这种体制是开发商暴利产生的最大原因。房企利用银行杠杆实现暴利经过了两个阶段,前十年是空手套白狼的阶段,潘石屹、冯仑的第一桶金都是这么来的。

可以说,只有让当前的房地产政策一个又一个落实下来,才能让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全面理性,才能让房地产市场的暴利模式逐渐改变。但是,即使这样,目前国内的房地产市场离公平公正的市场还很远,政府还得通过尽快推出公平公正的物业税或不动产税、推出住房闲置税等税收政策来平衡房地产市场利益关系,来让中国每一个民众真正分享发展成果。到了那个时候,房地产市场价格才能全面理性回归,中国房地产市场暴利模式才能真正终结。□易宪容(北京 学者)。

起初,王府世纪将耀辉置业62%的股权以310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上市公司天鸿宝业。尽管耀辉置业买地的投入是个谜,但从这个数据也可以看出,获得土地使用权的耀辉置业,当年市值仅5000万元。随后,天鸿宝业通过银行贷款等资本腾挪术,为项目筹集拆迁款和建设资金数亿元,项目顺利启动。合作中途,天鸿宝业被控股方首开股份借壳整体上市,首开股份又继续为该项目注资,运作了一段时间后,因产品定位等问题首开股份决定将其转让,买家是奥园地产。

著名经济学家、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则认为,想要房地产再像过去那样火爆,那肯定是不会再有了,那也叫过热,不是正常的增长,所以我说不用看多看空,希望它平稳增长。中国农业银行向松祚则持不同的观点,他认为,过去十多年,中国房地产行业狂飙突进,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但也出现了许多问题,房地产行业的高杠杆、高负债问题普遍。我们要深刻反思行业的状况,高度重视金融风险,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房地产告别高增长时代 任志强:房地产从来就没暴利过虽然房地产市场近来持续回暖,但大家一致认可的观点是,房地产结束高增长时期,进入平稳增长阶段。

在论坛上,花样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潘军提到,花样年现在已经不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开发商了,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后,房地产行业应该转回本质的服务行业。开发环节只是一个手段,而不是目的。最终的盈利点是跟随着用户的需求来变的,我相信这个是行业转型的一个趋势。近几年,随着“资源整合型城市运营商”定位的提出,北大资源集团在互联网+服务商的道路上也走得更深更远,北大资源集团的副总裁兼首席品牌官衡东妮在会上谈到,社区服务的春天已经来临,北大资源有教育、健康、文化等方面很好的资源,所以我们提出O2O的模式。线下服务跟实体要加线上服务的手段相结合,互联网技术为开发商运营服务插上了翅膀。(中新网房产频道)。

万通地产董事局主席冯仑在上海举办的第一财经中国经济论坛中称,曾经安排专业人员研究了A股上市房地产公司近10年来的全部财务报表。一项惊人的发现是,10年来这些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低得惊人,仅仅只有4.5%左右。另外,没有一家公司是因为土地储备量大而顺利扛过调整周期的。经历过高潮疯狂和低潮洗礼的房地产商并未享有外界预期中的超高暴利,开发商繁荣期自杀式的增长往往导致泡沫破裂期无以为继甚至走向死亡。点评:冯主席安排人员研究的上市公司披露的财务情况,数据也许是正确的,但是说房企没有超高暴利则实在令人无法相信。举目望去,还有众多的非上市公司存在,而且数量远大于上市公司的数量,这些公司在地产十年中累积起来的财富是极其巨大的,这是不可争议的事实。不过,房企的暴利时代日渐穷途末路倒是实在的。

地产商纷纷暴富源于地产业的暴利程度高;地产业暴利程度高,一个重要原因是土地资源的稀缺效应——土地供不应求,因而不断推升着以土地为核心成本的商品房价格——房价暴利建立于土地暴利基础之上;而地产商暴富的实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资源稀缺背景下的利用资源坐地生财——谁利用了这种资源,谁不想发财都不行。换句话说,国家把土地出让给谁,决定着谁将先暴富起来。地产业暴利当然也离不开资本效应,然而资本并非在任何领域中都能获得暴利性回报;而当资本在某个领域中达到近乎无风险性暴利经营时,就无法否认这种领域中的垄断性质。

最省税 金唐 锦满源

上一篇: 家具将有标准“身份证” 有利于规范市场行业

下一篇: 开发商的长租公寓可以买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1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