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论坛大佬激辩楼市 任志强:房地产从没暴利过


 发布时间:2020-12-05 12:52:41

由于企业的管理水平不同,房价成本还存在房产所处地域、楼层、季节等个性差异,企业运营成本构成有一些不确定因素。但是除企业经营等弹性成本需要进行综合权衡外,地价、税费、建筑安装、配套成本应该是明白账。所以,地价房价比例虽不能反映房产市场全部面貌,但是地价无疑是影响房产开发成本的重要因

王石再抛“暴利论” 引发业内思考称王石未撰写《暴殄天物是行业大忌》一文万科昨日对三联《竞争力》杂志“王石署名文章”作出澄清,万科执行副总裁、新闻发言人肖莉表示,该杂志所刊载的《暴殄天物是行业大忌》一文并非王石先生撰写,王石先生也没有接受过该杂志任何形式的采访。近期三联《竞争力》杂志发表了一篇署名“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 王石”,题为《暴殄天物是行业大忌》的文章。其后,多家媒体以“王石的观点”的名义援引文章中的内容,尤其是认为王石抛出了房地产“暴利论”,给投资者造成一定的困扰。

部分开发商并不珍惜楼市“大好局面”,推动楼市健康有序发展,而是趁机大幅提价,甚至重复2007年楼市高位时捂盘惜售的惯用伎俩,制造楼市暴涨的恐慌局面。然而,从媒体报道来看,消费者对楼市暴涨局面并不买账,不仅多数买不起房的消费者对高房价用脚投票,多座城市退房潮还戳穿了楼市热销的谎言,揭开了开发商“假按揭”自娱自乐的老底。楼市交易量近期已经呈现下降局面。种种迹象表明,房价暴利空间并未真正剔除。地价253元房价2万元,更给“房产无暴利说”一记响亮的耳光。

刚过去的“五一”,包括广州在内的大城市房价坚挺,不少城市有楼盘楼价小幅上涨还录得不错的成交量 ,“回暖”之说再现。而这在这时候,中信银行、东北证券 等突然对房地产业不再“给力”,还给这个曾经给自己带来滚滚利润的“兄弟”行业戴上帽子:“房地产行业已成高风险行业”,“行业风险高于2008年”……这些令人一惊的论断,令人不得不怀疑,一直以来与房地产行业有“鱼水”之情的银行等金融机构,两方唇齿相依命运是否正受到威胁,利益捆绑的链条 是否已出现断裂?更令人生疑的是,银行业透露出的数字,恰恰反证了房地产业正是“很肥很滋润”的暴利行业。

专家建议市民3个月或半年后再购房针对目前北京楼市的状况,昨日,专家做客城市服务管理广播时表示,目前一些人所谓的“房地产行业冬天的来临”这种说法是不切实际的,北京的房价下降幅度非常低,房地产市场泡沫非常大,暴利程度非常高。“房价下降说法属于忽悠”昨日,首都经贸大学财政系主任赵伦教授、经济学家黄晓明教授做客城市服务管理广播。对于北京的房价,赵伦认为,同去年相比,房价依然有一定幅度的上涨。黄晓明认为,所谓房价下降的说法属于忽悠,关于房地产行业冬天来临的说法,就目前而言是不存在的。

虽然从理论上讲,对房地产行业征收暴利税,不仅能限制行业利润,更能让房价降下来,即便房价降不下来,也可能用这部分税款建造保障房,但是,从现实来讲,对房地产行业征收暴利税,很难行得通。一方面,暴利界定起来,并不容易。行业不同,暴利的界定也应不同。譬如,一些服务餐饮业的酒水,翻倍是经常事,都不算暴利,而房地产超过10%,大部分人就认为是暴利了。可见,要想对房地产征收暴利税,除非国家硬性规定一个利润百分比,走法律立法的路径。

近日,华远集团总裁任志强表示,房地产行业并不是一个暴利行业,也许是为了佐证自己的观点,他竟然宣称“农民工也买得起房子”(中国新闻网12月1日)。关于房地产是不是暴利行业,社会上早有定论,人们并不会因为任志强说不是暴利,就真的认为不是暴利。况且,几年前,任总裁就曾公开宣称“房产品牌就应该具有暴利”。任总裁的观点如此反复变化,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但这一次,为了证明房地产行业不是暴利,他竟拿农民工开涮,还是让人始料不及的。

虽然价格高的房屋不如价格低的房屋好卖,但在刚性需求下,仅仅只是增加房地产商售卖的时间成本,并不会存在卖不出去的问题。另外,地方政府从中又能得到一笔额外收入。换言之,高房价会让地方政府受益、会让开发商和地方政府结成利益同盟。在这种情况下,暴利税的反暴利作用不仅无法得到凸显,而且会让开发商的暴利变得“合法合理”。地方政府为了暴利税很可能更喜欢暴利高的开发商,因为从这样的开发商手中才能拿到暴利税,因此,在土地招拍挂中,暴利开发商极有可能胜出。

一些家具企业对外宣称“香港XX家具有限公司”,即在香港设立一个所谓总公司,而企业主体及生产都设在内地,却给消费者造成“这是香港家私”的印象。还有非全实木却对外宣称全实木之类的不实宣传。“达芬奇”只不过是成本与卖价之间差距过于悬殊,才犯了众怒。三大症结 信息不对称居于首位陈芳认为,家具业有三大症结急需解决。先天的信息不对称。消费者并不掌握家具业的许多专业知识,多数时候只能被动根据家具企业的宣传、价格来做判断。比如“国外家具质量好过国内家具”、“贵的就是好的”之类所谓的标准。

治理天价墓地等殡葬业乱象并非易事,但也并非难于上青天。笔者之见,一是政府对墓地应限价,潍坊等城市就对墓地实行最高限价,效果不错。二是政府要限制并杜绝豪华墓地,鼓励发展平价墓地。三是,殡葬服务属于基本公共服务,政府就应考虑为此买单,也算是对国民“最后一站”的关怀与安慰。此外,政府要大力提倡移风易俗、厚养薄葬和节地环保的丧葬方式。天价墓地长期不衰,一是因为经营者将墓地当做房产来经营,赚取暴利,一方面是城市用地日益紧张,另一方面是相关部门工作缺位。但无论怎么说,让一个公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还要为价格高昂的墓地操心、不安,让其亲属在悲恸之中任人宰割,实在不是文明社会应该呈现的景象。

刘宏安 证带 撒水

上一篇: 成立业委会开发商要提供的资料

下一篇: 经济学家避谈房地产:我更愿聊聊股市金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楼市网 版权所有 0.31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