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四万售价三十万 北京三大豪宅演绎暴利法则


 发布时间:2020-12-03 15:23:50

因此,只要地方政府不在利益上让步,只要某些政府部门仍然收取各种高额的土地出让费和种类繁多的费用,只要灰色地带仍然存在,房地产暴利时代就不可能终结。第四,目前,商品房还没有成为绝大多数消费者能够轻松享受的商品。从目前的情况看,除了极少数富人外,房价还是绝大多数消费者难以承受的,许多

房地产业暴利化当休矣去年商品房销售,开发商又赚了个“盆满钵满”,这种“高烧不退”的暴利现象引起近日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的广泛质疑。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政协副主席陈万志估算了开发商的成本账——商品房的成本主要由土地出让金、造房的建安费和各种配套费、税费和经营管理费用所组成。开发商竞拍拿地,到完成开发和销售两个周期,平均时间在3年以上。2009年全国商品房所用土地,平均拿地时间应为2006年。根据国土资源部城市地价监测信息,2009年全国城镇商品住房的平均成本,每平方米约2500元。“由此可以大概算出,2009年中国的房地产商赚取的利润高达1万多亿元。”陈万志说。陈万志说,从世界各国房地产发展的经验和教训看,凡是重视房地产的民生性质,并将房地产市场作为消费市场的,国家经济周期波动就较小,如德国、法国等;凡是将房地产市场作为投资或资本市场的,国家经济周期波动就比较大,如美国、日本等。“我国房地产业应去暴利化,尽快回归民生性。” 陈万志说。

难道那些精明的地产老板会把自己绑在一个只是存在于大家乐观气氛中虚幻的组织中?当然,许家印的降价提案还有更多的内涵,他含蓄地指出,房价高,政府的土地政策和税费也要承担相当的责任,要想真正的降价,是政府和企业都必须做出努力的。至少对这样的表态,政府也会认真思考。听说许家印是有苦衷的。恒大2008年上市未果,加上销售下滑,资金链非常短缺。事实上,回款速度变慢和巨大的存量正是这个市场最大风险所在。有关专家估计,全国房地产存货量至少在28000亿元以上,由于销售不畅,很多公司今年集中面临短期债到期的压力。不管怎么说,许家印的提案是严肃和认真的,而且当一个品牌房地产老总主动呼吁控制利润的时候,这个市场一定出现了非常重大的变化,如果不是说生死考验的话。(陈联科)。

因此,暴利税从根本上难以遏制高房价。其最好的结局,无非是让开发商将利润蛋糕分一部分给地方政府,但百姓的总体付出依然不会有根本改变。地方政府所得的暴利税会不会“用之于民”也是个未知数。如此说来,房地产开发商暴利问题就没法解决了?当然有办法解决。笔者以为,与其征收暴利税,不如改革土地拍卖模式。现在土地拍卖模式是以“价高者得”,这是不合理的,地方政府应该将这种拍卖方式改变为“质优价廉者得”:房地产商参与土地拍卖时,能承诺在这块土地上建成的房屋质优价廉者,才可以得到这块土地。这就如同政府采购公务车一样,在质量相同的情况下,显然是价格低者胜出。只有从土地拍卖环节限定住房屋的预期价格,高房价理性回归才有可能变为现实。(欧木华)。

为了增加销售,开发商普遍加大了打折促销的力度,但打折行为主要针对少部分朝向与户型欠佳的房子,房价并没有出现实质性的下跌。另一方面,建设成本的增加幅度对利润的影响有限。菲律宾首都集团中国特别代表、南洋地产总经理钟沛说,以南京河西新城区某项目为例,今年上市的是该项目的第三期。该项目的楼面地价是1300元/平方米,第一期上市时的单价是6000元/平方米,如果扣除全部建设成本和税收,利润率并不高。但2007年河西新城区的房子普遍销售价格是8000元/平方米,该项目也推出了第二期,税前利润大约是1500元/平方米。

十大产业振兴规划中没有房地产。成思危的“媒体误读”表态让这样一条重磅消息突然没了根据,也让很多像朱大鸣先生这样认为房地产该理直气壮进入振兴产业规划的热心行业人士不免失落。一番误读也引得牛刀拔刀一怒,又要设局开赌,正反两派博客论剑,多少都有点借题发挥。其实,对这样重大而敏感的政策信息的“误读”并不是说媒体和舆论缺乏理解力,而是相当多的人对这样的政策太渴望了,并且也愿意相信政府出于“房地产对经济的巨大拉动作用”一定会批准把房地产列入需要振兴的十大行业之内。

但是,一些开发商看到楼市成交量回升,资金有所回笼,便又急急地提高房价了。于是民众又通过“以脚投票”来抗衡,楼市也又出现成交量回落现象。房价重新出现较大幅度的上涨,首要的受害者当然是那些无房居住或渴盼改善居住条件的百姓。同时,开发商自身也难说是受益者,因为随着房价上涨而出现的成交量回落,又会将开发商重新拖入资金紧缺,甚至是资金链面临断裂的困境当中。更重要的是,原本可望回暖的楼市可能重新陷入低迷状态,复苏进程可能被中断,这很可能给楼市乃至宏观经济的稳定发展带来危害。

这种情况下,暴利税的操作就是个问题。那么会不会出现暴利税未征,而房价预期先涨,业内借此联手囤房、哄抬价格的情况,很叫人担心。暴利税的手段解决的是收益分成问题,实际上是政府从暴利中分一杯羹。百姓又能获得什么好处呢?马涤明操作不当会转嫁给房奴2006年3月,国家向石油行业征收暴利税效果还不错。但而今提征房地产暴利税,却不好操作。一方面,暴利界定起来,并不容易,而且行业不同,暴利的界定也应不同。譬如,一些服务餐饮业的酒水,翻倍是经常事,都不算暴利,而房地产超过10%,大部分人就认为是暴利了。

国家统计局发布经济述评称,目前无论从宏观经济形势和政策层面还是需求层面,都不支持房价持续高涨,“房地产的暴利时代已经终结,在长达10年的房价上涨之后,中国房地产市场开始向理性回归。”(《新京报》8月6日)我们期待房价理性回归,我们期待暴利时代终结,而且当房价远离其基本价值,或是远超国民的消费能力时,最终回落也确是必然。但是,期待与现实往往不是一回事,就目前而言,“中国房地产市场开始理性回归”,恐怕还是泡影。

莱矿 南清河 漏电

上一篇: 2008年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余额

下一篇: 金地集团融资买入余额近亿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0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