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合作建房成本减半 将开发商一军


 发布时间:2020-11-27 11:10:18

当民众发现房屋价格重又开始步入较大幅度的上升通道时,他们重又通过以脚投票加以抗衡,于是不少地方的楼市重又出现成交量回落现象。房屋价格重新出现较大幅度的上涨,首要的受害者当然是那些无房居住或渴盼改善居住条件的百姓,他们的安居梦想将要因此而继续推迟实现。与此同时,开发商自身也难说是房

这意义非同小可!”署名“虎头蛇尾12”的微博也说:“发改委明年将研究商品房反暴利,这个措施肯定得人心。希望能坚持到底。”绝大多数网民对国家干预房价表示了支持,署名“作家高洪玉”的网民说,商品房价格属于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商品价格,直接影响到群众安居乐业和社会和谐稳定,国家必须继续干预。否则,被房价压垮了的低收入群体就无幸福可言!但也有少数网民从楼市本身的市场特性的角度,对管制楼市价格表达了质疑。署名董藩的微博说:“楼市非垄断市场,凭啥立法管制价格?又如何管制?能核算出一石一钉、一草一木的真实价格吗?”平抑房价 反暴利政策需细化房地产反暴利固然必要,但网民更关注该政策对平抑房价的实际作用。

针对央企进军房地产行业遭到质疑,昨日,国务院国资委分配局局长熊志军对媒体表示,央企进入不是导致高房价的决定性因素,但此举造成房地产的利益格局面临挑战,因此,央企在受“夹板气”,对此,他呼吁全国人大明确央企的定位;另外,他建议征收暴利税来控制房地产行业的利润。(《重庆晨报》3月21日)我国现阶段涉及房地产的税费共计62项。重庆市政协副主席陈万志在两会期间指出:“更为严重的是,据抽样调查,部分项目的税费已占到房地产价格的30%~40%,这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房价!”可见,我国在房地产业的税费不是少了,而是多了。

但是,市场的归市场,在消费者与开发商正在博弈的关键时刻,急急忙忙表态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不能不让人疑惑:政府会否继续巩固宏观调控成果,维护正常市场秩序,引导房价理性回归?从经济学的角度讲,房价成本与供求关系决定房价,百姓是否决定买房,应由他们与开发商在合法市场框架内博弈。在笔者看来,在楼市低迷的语境下,政府督促开发商还原房价成本,剔除暴利空间,理顺房产市场供求关系,才是让消费者对房产市场恢复信心的关键。政府力挺楼市,担心楼市“大落”根本不起作用。如果地方政府不在打破卖地财政思维,建设好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引导开发商剔除暴利空间,尊重公众住房消费知情权,推动楼市理性回归等方面下工夫,恐怕再多的救市努力也是一厢情愿,还会遭到公众舆论的坚决反对。(汉应民)。

这种情况下,暴利税的操作就是个问题。那么会不会出现暴利税未征,而房价预期先涨,业内借此联手囤房、哄抬价格的情况,很叫人担心。暴利税的手段解决的是收益分成问题,实际上是政府从暴利中分一杯羹。百姓又能获得什么好处呢?马涤明操作不当会转嫁给房奴2006年3月,国家向石油行业征收暴利税效果还不错。但而今提征房地产暴利税,却不好操作。一方面,暴利界定起来,并不容易,而且行业不同,暴利的界定也应不同。譬如,一些服务餐饮业的酒水,翻倍是经常事,都不算暴利,而房地产超过10%,大部分人就认为是暴利了。

但要应用这条思路,还存在一系列问题。首先,我们不能指望反暴利法规成为抑制房地产暴利的主力工具,只有以下经济社会基本面因素才能从根本上消除房地产市场的过大压力:在长期内是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大体完成、人口年龄构成变迁等;在中短期内影响更大的是货币供给、保障性住房供给等因素,以及区域发展失衡、经济资源过度集中于某些地区,导致局部地区房地产市场泡沫超级膨胀。而在开放经济环境下,上述因素中的货币供给等因素又不是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受外界影响。

更有甚者,一些在四五年前拍卖下来的地块,到现在还没开盘,不用建房卖房,光是地块就已成倍升值。另一方面,开发商所谓的利润率,是以总利润除以总投资算出来的,容易麻痹外行人。其实,开发商的资金来源有多种渠道,一是自有资金,二是施工单位垫资(这几乎成了行规,有些施工单位为了揽活干,甚至垫资到楼盘封顶时),三是购房者的首付和贷款,四是银行贷款(开发商拿到开工证就可以项目向银行抵押贷款)。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开发商对项目投入的自有资本金达到35%的比例后,就可向银行申请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本轮房地产市场价格变局正是在业内龙头企业的推动下开始的。万科作为领军人物,是大张旗鼓打响降价第一枪的企业,这些举动直接影响了房地产市场定价估值体系。与万科相对应的,在酒店公寓等细分市场占据优势品牌地位的SO-HO中国,却逆势宣布将上调房价,试图用涨价来打破市场颓势。这些领军性人物的举动,一举打破了之前行业竞争相对淡静的格局,意味着市场规律开始重新回归。后发的房地产业内企业,必须要尽快选择自己的价格定位,作出明确而完整的市场策略规划,并且付诸于实施,否则就将被市场竞争淘汰。

凭借分期开发策略,经过5年多的蛰伏,该项目经历了2007、2009年两波房价上涨高峰,至2010年上市时,项目已卖至10万多元/平方米。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表示,分期开发、对项目中黄金位置地块长期撂荒,享用因土地增值带来的暴利,是整个房地产行业的潜规则,造成了土地闲置,从根本上讲影响了市场供应,是一种变相的囤地。湘财证券地产研究员张化东表示,尽管一些项目久囤地不排除规划和拆迁难等原因,但更多的开发商囤地实际上就是为了坐享土地升值,近年来地价飙升太快,尤其是市中心地块已成稀缺资源,如果一次性建房销售,就无法享受地价溢价的利益,反之闲置土地有时候收益更大,分期开发变相捂盘、尽量延长开发进度都能起到囤地效果。

”REICO工作室一名研究人员在接受《小康》采访时称,工作室研究题目的数据来源于2008年7月份到10月份在北京、上海、广州等9个城市房地产开发企业的调查,包括62个开发企业,涉及到81个房地产项目。在所有的被调查企业中,民营企业占91.9%,国有企业为8.1%。调查的开发企业中,大、中、小型企业和大、中、小型房地产开发项目所占比例则分别是19.4%、54.8%、25.8%、32.1%;35.8%、32.1%。

荣康 林金清 报复性

上一篇: 房子客厅简装修效果图大全

下一篇: 一室一厅房子客厅可以放张床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4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