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利润水平到底几何 "反暴利"能否抑高房价


 发布时间:2020-12-05 08:13:42

以德国法律为例,如果房地产商制定的房价超过“合理房价”50%则为“房价暴利”,触犯《刑法》,出售者最高将被判处3年徒刑。而我们的豪宅利润率远远超过了50%,却不见法律武器发挥作用,让人十分遗憾。除了法律对房地产暴利表现软弱外,执法部门对囤地等问题也过于纵容,对于开发商通过分期开发

这样的产业,资产扩张如此迅猛,排除暴利,不可能再找到其他原因。那么,为什么开发商用净资产收益率来刺激公众的眼球,从而否认暴利呢?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公众不太能发现中国开发商暴利的本质特征,即金融杠杆和土地垄断的结合。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土地管理体制造成的。在一些地方,招多少、拍多少,是由地方政府说了算,不是随市场需求来交易的,这种体制是开发商暴利产生的最大原因。房企利用银行杠杆实现暴利经过了两个阶段,前十年是空手套白狼的阶段,潘石屹、冯仑的第一桶金都是这么来的。

不过即便要救,救的方法和时机选择也是个技术含量很高的活儿。从方法上讲,“买房者获得政府补贴”或许是最差劲的。一方面,把所有纳税人的钱补给买房的人有失公平,另一方面,这有可能造成更大的观望心态——再等等,说不定回头补得更多……而 “放宽第二套房的贷款政策”或许是最危险的。严控二套房贷款原是为了防范次贷风险,一旦放松,会不会反而为金融危机埋下隐患?相对而言,降低住房交易税费或许是最好的办法,这就好比在股市低迷期降低印花税一样,是正常的调控手段。

而住宅项目、写字楼项目和商业用项目的数据为77.8%、16%和28.4%。该工作人员表示,调查样本来源的多样性可以有效控制不同地域的制度性差异。在调查中有70.4%为毛坯房,且大部分项目已处于销售或完成销售阶段,使得他们能够有效地估计开发和销售阶段的各种税费情况。一份REICO工作室提供的资料显示,在房地产商的总销售收入分布中,政府所占比例高出企业剩余大约11个百分点;如计入非税收费、市政工程及公共设施配套中政府的隐性收入以及预缴税收的利息收入,那么,政府所占份额还要高。

只有房地产,想偷摸搭个振兴规划的末班车,还不敢名言“振兴”,弄个什么“调整规划”的似是而非的东西顶头上,还不是一样被众网民骂个狗血喷头,最后不得不灰溜溜出来。至于吗,别的不敢说,要说转变增长方式,振兴以内需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论起整体的消费带动力而言,房地产要说是老二,还真没哪个行业敢爬到房地产行业头上去。★反方牛刀:房地产业急需的是调整不是振兴与其它任何一个产业相比,房地产业是腐败催生了暴利,是暴利诱发了腐败。

”当学界的制度分析将批判的笔触指向贪官与开发商的联合时,任志强则将更多的炮火射向了房地产市场宏观调控政策的失误,以及政府在低端保障房市场上的制度性腐败。他认为,最大的腐败根源是制度。2009年5月中旬,国家统计局向各调查总队布置了对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无锡在内的40个重点城市商品住宅开发费用进行专项调查的任务。“目的是通过调查商品房开发土地费用、建造费用、管理费用、各种税费以及构成情况,全面了解房地产企业和房地产市场运行情况,为宏观调控提供真实准确的统计信息和决策参考。”(注:柳杰为化名) (记者  葛婧  陈勇)。

就房价过高,无论是购房者,还是房地产开发商,都归咎于地价,有声音说,房价过高原因在地价高昂。如今国土资源部以数据说明,地价只占房价一小部分,全国平均比例约为23%。那么房价高在哪里?高在何处?难道是房地产商赚去暴利?还是有其他隐忧?于是笔者就多了几分猜想:猜想一,房地产商赚取暴利。猜想二,经营城市者捞取好处。从一些官员的腐败看,还有一些地方在经营城市中好房子留给了自己,是否正印证了经营城市者捞取好处的证据。猜想三,是否是房产税过高?猜想四,是否是一些杂费,抬高了房价。

颐景雅苑 风商 彬林

上一篇: 上海市2019年安置房规划

下一篇: 上海市现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楼市网 版权所有 0.23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