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房子要卖妈妈死活不让


 发布时间:2021-05-09 21:23:06

从那天起,张红成了这个家的新成员,一应吃穿都是陈锁珍打理。她说,在这个家里,从没觉得自己像一个外人,陈锁珍给她买衣服,让她和女儿一起睡,煨汤给她补身体,还常常和丈夫一起开导她,劝她鼓起生活的勇气。张红回忆说,阿姨不会讲什么大道理,但就是这些温暖的细节,让她渐渐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有

去年年初,一位中国妈妈在美国纽约地价最高的曼哈顿地区,为2岁的女儿购置了一套650万美元的豪宅,目的是为其将来上大学做准备。这位妈妈未雨绸缪,也从另一侧面反映出教育资源不平衡的现实。每个父母都想让孩子上最好的学校,古代有“孟母三迁”,为的是能够让孩子拥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现在却是为“学区房”而迁,只不过,这位中国妈妈将“学区房”选择在了美国纽约。只因为她有钱,她选择“学区房”的性质与其他妈妈选择城市的“学区房”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房子在当时是特别好的,50平米,有独立的厨房、卫生间,卧室也足够住,还有自家小院,但是外面的环境是真荒凉呀,孤零零的2栋3层楼房矗立在一片庄稼地里。上小学时,学校组织学农就在家附近,可是对于孩子来讲,那也真是人间天堂,玩的地方太大了,花样也很多,菜野果、编花环、捉虫子、捉迷藏、玩打仗……爸爸妈妈尽管上班远了,但是也很满足,把爷爷奶奶接过来和我们同住,也尽了孝心。爸爸对房子倾尽了全部的心思,在房顶上放了一个废弃的汽油桶,刷上黑漆,并装上上下水管道,用来蓄水,从春末一直到夏初,只要太阳充足,我们全家都能洗上温水澡。

若是教育资源平衡,在哪都能受到良好教育,用得着家长为孩子这么煞费苦心么?学区房,一个中国式的特别名词。为了让家庭进入到教育设施配备完善的社区,让孩子进入到教育质量不错的中小学校,家长不惜重金购买“学区房”。因此,在中国各大城市,但凡“学区房”,房价均比其他地盘房价要高得多,而家长们也往往能够接受。其实,他们还有一个“私下”的打算,等孩子读完了中小学,再将房子卖掉。毕竟,只要学校还在,房价就不会跌下去,说不定还可以大赚一笔。

到了他们家,我才知道这是独门独户的院子,楼上楼下二层,一想到我家那鸽子笼,我就不自觉地脸红。刚进门,还没坐下,他妈妈扫了一眼我手上的烟酒,自言自语似地说:“英东他爸早就戒烟戒酒了……”整顿饭,气氛不冷不热的,我吃得谨慎拘束,大气不敢出。临走时,我看到妈妈花了一个月工资买的礼物,被他们丢在客厅地板上的角落里,我的心情也有些坏了,拍一拍都能弹起灰尘一样。不久后,英东真把我的事情办成了。几个月后,我回到武汉,当时一起进厂的女同事这才感叹到我看得远。

要知道,这样的礼遇只有天才选手博尔特领受过。赛后,欣喜过后的张振显得很平静,他极为谦逊地向记者表示,他很幸运,“能够在北京残奥会赛场上,实现中国田径中长跑项目的突破,我很幸运,而且今天又是我的生日。说实话,我要感谢的人很多,父母、教练、领跑员,没有他们,肯定没有我今天的金牌。”相比于张振的平静,辽宁省残联体训中心副主任徐树国则异常兴奋,“我嗓子都喊哑了,这枚金牌的含金量太重了,张振很了不起,完成了中国几代残疾人运动员梦寐以求的突破啊! ”正是这样一位第一次参加残奥会的无名小将,以顽强的拼搏精神在今晚实现夺金的壮举。

长期和他们一起吃清淡的,我实在受不了,在家里自己做红烧肉。油刚下锅,婆婆就喊起来了:“油烟太大,关掉!关掉!”吃饭时,我和英东正在大口大口地吃肉,婆婆放下筷子突然说:“英东怎么变得跟大老粗似的,喜欢吃这了?”英东笑笑,我筷子直抖,婆婆那眉眼之间的嫌弃分明是做给我看的。从此以后,我和婆婆的相互讨厌好像变得心照不宣了。我每天都跟英东抱怨,我知道,婆婆也在“教育”着英东,英东估计烦了,对我的埋怨也不再多理会了。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儿子出生,我终于有了理由,不再起早贪黑地做保姆。

环卫工陈锁珍住一室一厅公租房,拿1500元工资,她却一次次将迷失街头的孩子领回了家;她和孩子们建了一个QQ群, 每晚9点,这个特殊的“大家庭”都有一次群上聚会在马路上,她是管理3公里街面、21名环卫工的清扫班长,队员评价她:很严厉,有点不近人情;在QQ群里,她是15名曾“迷失”街头孩子的“妈妈”,孩子们说:如果“妈妈”生病了,我希望这个病生在我身上……这是环卫工人陈锁珍的两个世界。她那双长满了茧子的双手,不仅拾起地上的垃圾,也拾起一些不慎被遗落的人生。

肖家山 黑山 宏石

上一篇: 房地产评估费收取标准盐城

下一篇: 不动产权证过户产生哪些税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楼市网 版权所有 0.09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