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业“平民化”眼下可能吗


 发布时间:2020-10-24 23:13:35

然而,近期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宏观背景下,地方政府开始频繁做小动作,放水楼市调控政策。结果使得久违的千人排队购房、拼抢楼盘现象在一线城市重现,许多城市房价重拾升势。而“超九成居民预期当地房价未来会出现上涨”,表明房价上涨的预期重现。在房价上涨预期下,观望或者说憋了一年多的刚性

按照中国社科院的建议,人均住房超过40平米就要缴纳房产税,这意味着,如果一名单身青年购买了一套50平米的房子,或者夫妻二人购买了一套90平米的房子,抑或一家三口住着一套130平米的房子,他们就得缴纳房产税。恕我愚笨,不太明白社科院的建议道理何在、设定 40平米这个界限的依据何在。其一,征收房产税重在抑制投机,却为何要向民众的首套房、自住房征税?其二,即使向“大房子”征税,但依据有关部门一贯的定义,90平米以下的住房均为“小房子”,社科院设计的房产税,为何连50平米的“蜗居”都不放过?其三,即便一家三口住着130平米的房子,但他们可能是正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房奴”,可能是几辈人节衣缩食才购买了一套住房,向这样的人群征收房产税,增加他们的住房负担,于心何忍?即使为增加政府收入而征收房产税,也要考虑其正当性、合理性,顾及民众的承受能力。

广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昨日发布“‘楼堂馆所’全国城镇居民看法”民调报告。调查显示,超过六成的受访者认为政府建豪华办公大楼是铺张浪费,是官员脱离群众的表现,且易滋生贪腐行为。今年9月,广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在全国随机抽样3000位城镇受访者进行访问,了解民众对建豪华办公大楼的看法。调查显示,65%的受访者认为政府建豪华办公大楼是铺张浪费;认为此现象“反映官员高高在上,脱离群众”的也达61%。21%的受访者认为近年来本地政府或国有企业新建的办公大楼“存在”豪华奢侈的情况。

按照民众的惯常期待,征收物业税意味着房屋持有成本增加,炒房投机者就会因此放弃炒房,拥有多套住房者也会出售大部分房屋,从而使市场供应量增加,将会有效平抑畸高的房价。但从目前释放的政策信号来看,物业税的出台似乎更加侧重开辟税源、增加财政收入。据报道,一年半前,财政部就称“物业税是一项长期的财政收入制度改革,不是房地产调控的短期工具”。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董藩也认为,征收物业税“主要是开辟税源,增加政府收入”。

因为我是开发商,买不起房的一族和自认是“房奴”的一族,会始终将我看成奸商或暴利的追求者。但生活中,我的微博中除了涉及行业发展和对经济判断之外的言论,越来越多地被多数人所接受,随着各种公益与平等的交流,“大众情人”的流传也许胜过了所有的社会评价,变成一个正面的形象。为什么,我能成为“姑娘们最想嫁的人”呢?原因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真实,并且诚实不说假话。2009年网络上评选“你最想嫁的人是谁”,没想到的结果是在之前网络评选中成为“人民公敌”的人现在却成了姑娘们“最想嫁的人”。

今天在中国很多城市,新建起来的豪华小区,夜晚灯光仅有星星点点、稀疏零落的场景并不少见,尤其在二三线城市,有买者而无住者的情况,更为严重。它与不透明的房产信息结合在一起,带来的消极影响至少有三个:实际需要住房者买不起房子;国家无法对房地产市场和宏观经济实施准确调控;投机性资金进入房地产后形成的“有毒”资产会推高金融风险。中国仍处在城市化进程中,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中国老百姓都不太可能把眼光离开房子和土地。国家决定推动不动产信息登记,这是朝政府良治迈进的很好一步,也是消除公众疑虑的积极举措。

在公众眼里,任志强始终是富人代言人,有任氏语录在,中国房地产业就不可能健康起来。“重情感判断而轻理性分析”是房产大佬们批评公众、为自己的言论开脱的重要依据。在商言商,任志强的观点虽然对整个房地产行业来说是谬论,但也许对一些房地产商来说是正确的;就宏观来说不正确,可就微观而言未必错误。所以,被任志强的“富人地产理论”轰炸的次数多了,公众虽不能接受他的观点但至少习惯了他有炮就放的姿态——大不了公众可以躲得远远的不回应就是了。

如果保障性住房的意义不清楚,那么所面临的困难与问题会很多。如果没有以下几个基础条件,要想实现目标并非易事。一是保障性住房要大力建造有没有能力。二是在保障性住房一系列的法律制度没有确立之前,那么建造的保障性住房如何分配?这些分配规则由谁来制定?对于当前的保障性住房建造,不是建造了多少的问题,最为重要的是这些建造好的保障性住房是不是进入广大中低收入民众手中;也不是建造多少保障在民众手中问题,而是广大民众基本居民条件是不是改善了的问题。因此,要建立起科学规范的住房保障体系,就得对保障性住房含义有清楚界定,并在此基础上来确定保障性住房发展宗旨及并通过公共决策的方式来制定相关法律与制度。否则,国内保障性住房体系将面临着许多困难与问题。(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易宪容)。

另外,大部分家庭购房是为了自住,出售房屋意味着无处居住,因而无论房屋市场价格出现多大的变化,都不会出现占多数的贷款购房家庭“断供”现象。真正可能拖垮银行的是那些炒房的投机者,所以确保金融安全,重要的是要挤压房地产市场中的投机成分,而这就意味着对于二套房的贷款限制不可轻言放松。其次,杭州市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12项对策措施中,其中之一就是要把培育消费热点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包括巩固住房、汽车、旅游、通信、商贸等五大传统消费热点,并培育文化、健身、信息等三大新兴消费热点。

无论是“针对高档住宅征收”的基本思路,还是“套数越多、面积越大”征收税率越高的操作方案,都无法解释房产税的概念,无法说明白,为什么在民众已支付了价格不菲的土地出让金之后,还要交纳房地产税?更无法解释,为何只拥有70年土地使用权的民众,要为土地增值的最终利益买单?一项关乎地方民生的重大政策出台,应当经过广泛的讨论,广征民意,吸纳民智。从媒体目前报道来看,重庆的房产税方案并没有经过公开的讨论。事实上,几乎所有试点城市的房产税方案都是“秘密”进行的,房产税传闻与流言漫天飞舞,官方消息却始终惜字如金。

丁桥家苑 唐顺 卧房

上一篇: 台湾不动产他项权利包括典权

下一篇: 北京28岁老楼穿上新“外衣”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2138